原油期貨品種何時推出,一直備受外界關註。昨日,上海市金融辦主任鄭楊對外表示,上海期貨交易所已經在自貿區設立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在大宗商品中作用首屈一指的原油期貨,其相關產品開發也已基本完成,有望年內在自貿區率先推出。
  “具體上市時間不好說”
  “截至目前,上海自貿區金融開放創新制度框架體系已基本形成。”在25日舉辦的上海自貿區金融創新案例發佈會上,上海市金融辦主任鄭楊表示,各類市場主體正在上海自貿區建設若干個面向國際的市場平臺,包括央行、證監會、銀監會和保監會已相繼出台51條金融細則措施,支持上海自貿區有關政策落地。
  此前央行已出台5項金融細則,對跨境人民幣支付、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小額外幣存款利率上限放開等進行規定;銀監會則發文稱,獲得離岸業務資格的四家中資銀行,被授權自貿區內分行開辦離岸業務。
  昨日的會議上,鄭楊還表示,上海期貨交易所已在自貿區設立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原油期貨已完成前期的準備工作,預計年內可以推出。“這個項目是由證監會牽頭、十餘個部委組成的工作小組正在積極研究國際原油期貨,目前有關的產品開發已經基本完成,今年有望推出。”
  “具體的上市時間目前還不好說,以證監會口徑為主,但我們已做好充分準備。”昨日,上期所對外宣傳的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完善大宗商品現貨市場
  資料顯示,中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費國,消費量僅次於美國。2013年,中國進口原油總量為2.82億噸,對外依存度達到57.4%,是國際上原油進口的第一大國。
  一直以來,國內原油品種在期貨市場的缺失,加上過高的對外依存度,使得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一旦波動對國內經濟、相關行業、企業影響巨大。有業內人士計算,若國際市場原油價格上漲1美元/桶,中國每年將多支付130億元左右。
  上期所總理事長楊邁進今年兩會上曾表示,推出原油期貨,將完善國內大宗商品現貨市場,為企業提供套期保值的同時,也會對中國取得亞太地區原油品種定價權具有戰略意義,是中國期貨市場國際化的重要一步。
  新京報記者 劉溪若
  ■ 背景
  原油現貨定價70%參照布倫特
  資料顯示,目前國際上重要的原油期貨合約有四個:分別是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的輕質低硫原油期貨合約,高硫原油期貨合約,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IPE)的布倫特原油期貨合約以及新加坡交易所(SGX)的迪拜酸性原油期貨合約。
  其中,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的布倫特原油期貨及現貨市場所構成的布倫特原油定價體系影響最大,目前約70%的原油現貨交易定價參照的是布倫特標尺,世界上三分之二地區石油市場原油價格與布倫特原油關聯,包括中國成品油價格參考機制。
  隨著經濟全球一體化的進程,為了對沖複雜經濟金融形勢下價格的不確定性,目前在國際貿易中已經形成期貨市場和現貨市場充分結合的規律和特點。
  具體到原油行業中,同多數大宗商品的定價一樣,國際上涉及原油貿易的交易都以原油期貨價格作為基準價。行業內的企業、投資者,通過原油現貨貿易與期貨衍生品市場充分對接,實現風險的有效配置和管理。(劉溪若)
  ■ 意義
  一定程度掌握原油定價話語權
  據卓創資訊分析師高健介紹,目前全球的原油市場基本是期貨定價,現貨價格也是掛靠期貨的。期貨原油的價格是某段時間內收集到的交易數據,通過公示計算產生的。我國自己推出原油期貨,一定程度上可以掌握定價話語權。
  中石化集團公司董事長傅成玉在今年兩會期間曾表示,不要把中國能源安全,寄托在對外投資上,而要靠建立有議價能力的貿易市場。中國能源安全的保障,出路在公開貿易市場秩序的建立和維護上,擴大中國的石油話語權。
  據瞭解,中國的石油市場需求量非常大,但在議價能力上,卻完全沒有話語權。同樣一桶油,中國進口的成本要比國外高。
  傅成玉認為,中國的石油只買不賣,也不讓介入國際期貨市場,價格實現不了對沖,國際吃準中國市場需求大,價格就下不來。如今石油的金融屬性越來越強,政府不研究,以後企業沒法乾。
  對此,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作為石油消費大國,我國推出自己的原油期貨是具有必要性的。期貨交易市場的門檻很低,但想要成為有地位的交易市場,就需要足夠的交易量和號召力,這是我們目前所沒有的。(趙嘉妮)
  有助於打破國內石油行業壟斷
  “原油是國際大宗商品中最重要的品種之一,從國際上看,其定價基準也都是以期貨市場價格為準,而不是原油生產國和相關企業。”北京工商大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認為,加快推出國內原油期貨品種,將有助於推動國內石油行業的市場化進程。
  胡俞越表示,目前國際市場上,主要的原油交易地分別是倫敦和紐約,一旦國內原油交易平臺推出,將在世界上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中國也有望獲得亞太地區的原油定價權。
  “目前國內油品市場並不是完全市場化,三桶油掌握一定的價格權力。但原油期貨是在自貿區中推行,會有大量境外投資參與,對國內油品行業打破壟斷,推進市場化進程會有益處。”胡俞越認為。
  另一方面,由於國內期貨市場還處於相對封閉的狀態,國內企業和投資者無法和國際市場在同一個平臺充分進行交易,供求不能直接對接,無法有效對沖國際貿易中帶來的金融風險,讓國內企業和市場處於被動狀態。
  對此,胡俞越認為,一旦國內原油期貨平臺推出,形成自由價格避險的期貨市場,會給更多國內企業提供避險工具,減少國際原油價格波動帶來的影響。
  (劉溪若)
  ■ 困境
  市場主要參與者只有“三桶油”
  原油期貨的交易方主要是進出口公司,需要通過原油期貨套期保值規避風險的用油公司(比如航空公司),也有通過價格波動進行掘利的投機者。
  卓創資訊分析師高健表示,國內推出自己的期貨有一定的好處,但是短時間內並不看好。國內原油市場受制約,目前仍被國家管控,導致市場流動性不好。但原油期貨成立的前提是原油可以自由流通。
  據瞭解,我國原油的上游開采基本都掌握在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手中,進口原油也需要給中石油、中石化等國企加工。在此條件下,能夠參與市場交易的企業基本就只剩下“三桶油”,沒有足夠規模的交易者,市場就沒有交易,也就無法成長起來。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不是開了市場,就有人來買賣,國內原油期貨要上市,還要看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是否積极參与。
  他認為,當前國內的原料交易還是以現貨為主,要想進行原油的期貨交易,最重要的是看“三桶油”是否進場。國內原油不能隨便交易,原油又都集中在大的企業手裡,中小企業實際上是很難參與原油交易的。“比如一船油30萬噸,一噸就是7桶半,一桶油可能達到100美元,沒有多少企業能夠承受這樣的風險去參與交易。”
  對此,國家能源局前局長張國寶去年在署名文章中表示,我國國內的原油市場基本由中石油、中石化所主導,現貨市場主體缺乏。原油期貨的推進與我國石油流通體制改革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不可能等到石油流通體制改革到位再來推進原油期貨的上市,可以在原油期貨的發展過程中逐步推進石油流通體制的改革。(趙嘉妮)  (原標題:原油期貨衝刺 年內有望推出)
創作者介紹

印度傢俱

ox59oxcn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